返回

文學作品

導航

躬身如橋

发布时间: 2020-10-23 08:50:17   作者:奚 梧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我看見一座橋,布滿朽壞木紋的橋。

山間林密,一層層如同帳布遮住流水花枝。水汽濕潤,一步步踏下,連腳邊苔藓都沁出水珠,四周聲音皆被草木吸收,竟是異常寂靜。

而那木橋,安靜地伏于河岸兩畔。橋身弓形,布滿經歲月切割的傷痕,似一位老者,只俯身看水沫明滅,沈默而安詳。

已有綠色植物攀上了橋身,暗示這裏人迹之稀少,也繪著木橋的蒼老,時光匆匆流淌,而它便在此駐守。它也曾有人踩踏,但不曾聽說它喊疼。也沒有人聽過天空說疼,即使有萬支利刃千峰如劍直刺蒼穹,世人歎天空之包容,將身前疼痛化爲傲骨臨風。

橋的設計本是讓人過河,因而橋身拱形並不高,自然無法用描繪穹頂的文字贊橋。天宇之遼闊,不過爲了承載世間過于繁雜的衆生百態,或許爲了容下刀光劍影。而橋下僅有水流,清澈柔和。

誰又不曾從橋上經過,橋躬身,送走一群群遊人,它的姿態謙恭卻又自爲清高,千萬車馬蕭蕭也未曾有半點言語,橋只是撐住千斤之重負,還那般悠閑地靜觀水流。

橋亦未曾抱怨所負之重,未曾氣惱誰人經過時踏傷半分,更未有人聽過橋怨流水東去不回而自己獨守原地,或怨看秋末花葉輪回自己單單經受又一輪孤獨。人尚可敞開胸懷萬物納眼中,可又有幾人對已到來的傷痛笑而置之?

天宇之廣我未曾探過,但人心總有一道牆,是人的最後防線,寬容至極總有終點,那劍那刀那鋒利刺中心底時,怎能繼續念寬廣?

所伤所痛难避免,那不如躬身如橋,承接锋芒与重担,换另一种宽容。

我見那橋,沈默淡然,眉眼間水遠山長,亦容了天地蒼生。

(作者單位:汾西礦業黨委宣傳部)


責任編輯:蔣曉宇
晋公网安备 14010902000081号
版權所有:山西焦煤集團有限責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