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汾西一定會更好
发布时间: 2020-10-23 08:51:28     作者:刘淑云      来源:山西焦煤网      点击次数:

靈石縣兩渡鎮上有一座至少存在了64年的老院子,那是汾西礦務局籌備處舊址。汾西礦務局從這裏誕生,我此前聞所未聞。兩渡煤業是汾西曆史上第一座生産礦井,我此前從來不知。

我是一個生在汾西、長在汾西的人。關于汾西,還有多少未知?

1956年1月1日,汾西礦務局在這裏誕生。1956年,距離現在實在有些遠了,對于我來說,似乎是踮著腳尖也看不到的那種遠。我們新中國社會主義十年建設期是從1956年開始的。而我,更是在那時隔22年之後才來到這個世上。時間的漫長跨越帶來的世事變遷令人不可思議,誰能想到,若幹年後它會羽翼豐滿成今天這個樣子呢。

小小的院落老了,窯體從頂端開裂,拖著長長的尾巴,像嵌在一位耄耋老人臉上縱橫的皺紋,如今任何意義都已不再彰顯,只囤積著漫長歲月中飄落下來的塵埃,無欲無求地與我們對視。窯洞前的台階,只有兩三級,雖殘破卻仍可負重。地上的草不時會纏住我的腳,卻是密密麻麻的綠意蔥籠,絲毫沒有使我內心生厭。上午的陽光漸漸濃郁了起來,在窯體上反射出廢舊電線和草叢的影子。專程來此的人們談論著、感慨著。牆上的磚斑駁、發黴了,和有著年代感的方形和菱形木質窗棱一起,輕易勾起我對過去日子的追問——當年在這裏忙碌的前輩都是些什麽樣的人呢?他們和今天的我們有什麽不一樣呢?關于改革,他們那個年代有著怎樣具體而紛雜的理解,對今天的汾西會有怎樣的審視和評價呢?

從籌備處老院子出來後那些不規則的、無秩序的、斷斷續續湧現在我頭腦裏的人和事,帶給我一種與以往不同的、漸漸向心內下沈的感覺,它質地滑潤、濃郁,在心的角落裏泛著光澤柔柔地流溢。

我那時雖小,卻也多少記得一些事了。每天清晨,母親點上火爐早早把飯做好,父親端起一碗冒著騰騰熱氣的面條就坐在廚房的木板凳上從從容容吃起來。吃完後,他站起身背上軍綠色帆布挎包就出門上班去了。若時間還早一些,他就再抽上一鍋煙。那時我家住在孝義市的高陽鎮上,父親和他的一大幫同事每天早晨要坐著大篷車去水峪煤業上班,直到下午五、六點再坐同一輛大篷車回到鎮上。偶爾,我去街裏的食堂買油條,就能看見對面路邊等著坐車的工人們。他們大大咧咧地說笑著,你拍我一下,他又在你的屁股上踢一腳,寒風刮起,就緊緊身上的大衣。直到車來,呼啦啦一下子全都湧上去,只留下車輪揚起的灰塵在空氣中孤獨地彌散。記憶中,我幾乎沒有父親白天在家的印象,他都是早出晚歸。有時父親下班遲了,又逢下雨,我會主動拿把傘到街上等載著父親的那輛大篷車歸來,一直等,從沒覺得時間漫長過。直到那天下午放學回家,屋裏屋外全是人,母親失了魂似地坐在炕上,當時只有九歲的我,整個人懵了好一陣子。那一天,父親井下失事了。

1998年,汾西礦務局實施“向西挺進”發展戰略,賀西、雙柳礦開始井口建設,並投入生産。2001年,我技校畢業後被分配在柳林地界的雙柳礦政工部,那時雙柳還只是個小井口,隸屬于柳灣礦。

當時宿舍裏沒有自來水,男女職工都必須步行七、八分鍾橫穿整個井口場區到絞車房的大坡上去打水。宿舍裏沒廁所,女職工們極其不方便。大冬天夜裏冷嗖嗖的,十一、二點還常常結伴疾步去上茅房。食堂低矮,像個草棚,一下雨滿地都是泥,工人們站沒站處,坐沒坐處。夫妻兩人都在一個礦上班,卻是男睡男宿舍,女睡女宿舍。

伴隨著我們這一批新工人的到來,雙柳也逐漸開始了它的工業廣場建設。第二年,礦上就選址修建了寬闊敞亮的新宿舍和大食堂,也修建了整潔的衛生間,職工們的生活條件這才有所改善。當年很多分配到雙柳礦的新工人都是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每月只有輪休的時候可以回家休息幾天,卻要坐一整天的班車。因爲從柳林縣到柳灣礦的路況極其不好,經常堵車,一堵就是長得望也望不到頭的靜止的車龍。

多年後的今天,雙柳礦早已發生巨大變化,雖然還處在當年那個小山溝裏,但職工的物質、精神文化生活都得到了極大的豐富。我和一些年輕人走了出來去了別的地方,但大多數人依然堅守在那裏,依然和家人們過著兩地分居的生活。從二十歲到四十歲,他們把人生最美的年華全部揮灑在了汾西“向西挺進”的征程裏,我向他們致敬。

1998—1999年,汾西礦務局舉步維艱,全局除了高陽礦上組煤還有部分可采煤量,其余煤礦上組煤賦存全部爲零。在此艱難時境下,高陽人站起身走下井,以一己之力支撐住了全局職工家屬的生計。他們從一開始就清清楚楚地知道礦務局的艱難狀況,他們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出的每一份力、受的每一份苦都不僅僅是爲了自己、爲了家人,更是爲了全局的職工家屬。他們幹了,什麽都沒說。現在,他們仍然不提起當年。

2015—2017年,汾西礦業再次面對煤炭銷售的困境,“黃金十年”黯然落幕,不能足額、按時開工資,人們開始焦慮、不安。集團公司出台了一系列政策穩人心、穩就業、穩局勢,汾西礦業再一次挺過了難關。

今年是國資國企改革的關鍵之年,集團公司召開了“六定”改革動員會,“六定”改革從頂層設計步入了全面實施階段,新焦煤“深化改革、全面變革”的沖鋒號已經吹響,我滿心期待,希望這場改革的大浪能把集團公司推向更好的明天,我的汾西也越來越好。

(作者單位:汾西礦業高陽礦)


責任編輯:蔣曉宇

版權聲明   |   隱私與安全   |   常見問題解答   |   咨詢 地址:中國·山西·太原新晉祠路一段1號 ICP備案序號:晉ICP備05008009號-3

山西焦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晋公网安备 14010902000081号